石家莊律師咨詢熱線
當前位置:石家莊律師 -> 交通事故 -> 事故賠償 ->
交強險與商業三責險并存時賠償主體及順序之確定
時間:2014-04-24 14:58
來源:法院網
點擊率:
分享到:
裁判要旨

  按照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和保險法第六十五條之規定,交強險作為法定險與強制險,具有明顯的公益性和社會保障性功能屬性,應當優先適用;商業三查險系投保人為避免高額賠償風險而自愿投保之險種,旨在替代被保險人的賠償責任,其適應順序應優先于侵權人賠償。因此,審判實踐中應由交強險保險人、商業三責險保險人、侵權人依次對第三者進行賠償。

  案情

  奉節法院經審理查明,原告謝命軍與劉紅英系夫妻關系,育有二女,大女謝思敏,事發時滿12周歲,二女謝昀潔,事發時滿8周歲。劉紅英的父親劉萬全事發時滿62周歲,母親嚴光容滿61周歲,劉紅英的父母共育有兩名子女。劉紅英與本案原告謝命軍、謝思敏、謝昀潔、劉萬全、嚴光容均為城鎮居民人口。2011年10月9日,謝命軍駕駛歐藍德越野車由渝東巫山往萬州方向行駛。當日8時42分,當車輛行駛至滬蓉高速公路1343KM+978M大埡合隧道路段時,為避讓由駕駛人何家軍駕駛的渝BD3270號重型廂式貨車上掉落在隧道行車道內的尼龍裝載物,與隧道右側檢修道相撞,造成歐藍德越野車乘車人劉紅英死亡、車輛毀損的重大交通事故。

  事故發生后,重慶市交通行政執法總隊高速公路第二支隊十六大隊作出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歐藍德越野車駕駛人謝命軍和渝BD3270號貨車駕駛人何家軍分別承擔本次交通事故同等責任;乘車人劉紅英不承擔責任。事故發生時,渝BD3270號貨車在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市北碚支公司(以下簡稱財保北碚支公司)投保有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保險金額為50萬元。被告凌洪全是渝BD3270號貨車的實際車主,掛靠在重慶隆強汽車運輸有限公司長壽分公司(以下簡稱隆強汽運長壽分公司)名下經營,被告何家軍系其雇請的駕駛員。事故發生后,原告方支出尸檢和血中乙醇檢測費用3500元、車速鑒定費4500元,因原告不服車速鑒定,申請重新鑒定又支出2500元。為修復歐藍德越野車,原告方支出維修費96857元,已由承保該車的保險公司賠償了一半。原告方為辦理喪葬事宜支出住宿費4500元。2012年10月,原告方與重慶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東北營運分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由重慶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東北營運分公司向原告方支付各項賠償和補償款項共計28萬元。

  2012年11月30日,謝命軍四原告訴至奉節法院,請求判令被告何家軍、財保北碚支公司、隆強汽運長壽分公司及凌洪全賠償死亡賠償金257497元、鑒定費5250元、交通費3000元、住宿費2500元、誤工費525元、被撫養人生活費194668.37元、車輛損失51000元、精神撫慰金100000元,訴訟費用由上列被告承擔。被告何家軍辯稱,被告凌洪全是雇主,應由雇主承擔責任,何只是雇員,不承擔責任,原告謝命軍自己也有責任,且原告方已經獲得了賠償,請法院依法處理。被告財保北培支公司辯稱,渝BD3270號貨車在北碚支公司投保交強險和商業三責任屬實,事故發生時在保險期內。鑒定費等不應由保公司賠償;且原告請求的賠償標準過高;原告起訴時已過訴訟時效;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應計算20%的免賠率。被告凌洪全辯稱,原告謝命軍對事故的發生也有過錯;原告起訴時已過訴訟時效;原告主張賠償標準過高,誤工費和鑒定費等缺乏依據;精神撫慰金和被撫養人生活費計算不合理;原告已從高速公路獲賠的部分應當品除。被告隆強汽運長壽分公司未到庭答辯。

  裁判

  奉節法院審理認為,原告方因本次交通事故產生的損失和費用,應首先由被告財保北碚支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不足部份由渝BD3270號貨車的經營者凌洪全承擔50%的賠償責任,被掛靠人隆強汽運長壽分公司承擔連帶責任。被告何家軍作為被告凌洪全的雇員,不承擔賠償責任。原告的車輛維修費雖然已由承保該車的保險公司支付了一半金額,但保險公司是按照保險車輛方在事故中的責任比例進行的賠償,并沒有代為清償被告應賠償的金額,因此不能免除被告對車輛損失應承擔的相應責任。重慶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東北營運分公司與原告方達成協議向原告方支付的28萬元,是基于雙方的服務合同關系,不能用于抵消被告應當承擔的侵權責任。原告方提供的交通費票據與事故時間不相符,不能證明系被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的費用,故不予支持。由于原告沒有請求喪葬費,原告所請求的被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的住宿費和誤工損失沒有超過喪葬費的金額,屬合理范圍之內,應予支持。尸檢費和車速鑒定費系為查明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所支付的必要的費用,按照保險法的規定應當列入保險公司賠付的范圍。對于訴訟時效問題,由于原告因該次事故以服務合同糾紛起訴重慶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東北營運分公司,到2012年10月仍處于訴訟期間,沒有怠于行使權利,應產生時效中斷的效力,故原告的請求沒有超過訴訟時效期間,相關被告就此提出的時效抗辯不能成立。

  經依法核對和具體計算,原告謝命軍、謝思敏、謝昀潔、劉萬全、嚴光蓉所請求的并能能夠計入其損失范圍的項目包括以下內容:1、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應當計入死亡賠償金,原告方作為本次事故的受害方有4名被撫養人,每年年賠償總額累計均會超過或不抵于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額,可以按照原告請求的最高年限與人均消費性額的乘積計算,即被撫養人生活費計269540.82元(14974.49元/年×18年),死亡賠償金共計為674534.82元(20249.70元/年×20年+269540.82元);2、尸檢及車速鑒定費。原告不服速度鑒定申請重新鑒定并未改變原鑒定的結論,故該筆重新鑒定費用應由原告自行承擔,除此之外的尸檢和速度鑒定費用8000元屬列賠費用;3、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住宿費4450元;4、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產生的誤工損失,原告方計算的總額為1050元,沒有超過合理范圍,可以按此金額計算;5、車輛維修費96857元;6、精神損害撫慰金確定為50000元。

  上列費用,應當由被告財保北碚支公司在交強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賠償精神撫慰金50000元,賠償死亡賠償金、住宿費、誤工費60000元,共計110000元;在財產損失賠償限額內賠償車輛維修費2000元。超出交強險限額的死亡賠償金、住宿費、誤工費、尸檢及車速鑒定費、車輛維修費共計722891.82元,由被告凌洪全與被告隆強汽運長壽分公司根據事故責任承擔50%,計為361445.91元,該筆費用,由被告財保北碚支公司根據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合同予以賠償,但由于被保險車方負同等事故責任并違反安全裝載規定,應計算20%的免賠率,故計算免賠率后的金額即為289156.73元,該金額由保險公司進行賠償。剩余的72289.18元則由被告凌洪全與被告隆強汽運分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據此,依法判決如下:一、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分有限公司重慶市北碚支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賠償原告謝命軍、謝思敏、謝昀潔、劉萬全、嚴光容各項損失112000元,并根據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合同直接向上列四原告賠償保險金289156.73元;二、被告凌洪全與被告重慶隆強汽車運輸有限公司長壽分公司連帶賠償原告謝命軍、謝思敏、謝昀潔、劉萬全、嚴光容72289.18元;三、駁回原告謝命軍、謝思敏、謝昀潔、劉萬全、嚴光容的其他訴訟請求。

  宣判后,各方當事均未上訴,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評析

  1、交強險與商業三責險并存時確定賠償主體及其順序之法律根據損賠法理基礎

  關于交強險(全稱應當是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問題,我國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和《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一條均作了規定。司法審判實踐中,一般以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為裁判依據。按照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該款規定,在理論界和實務界普遍認為確立了保險公司所承擔的是無過錯責任。在理解該款時應當注意:第一,若肇事車輛參加了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一旦發生事故,保險公司即應首先予以賠償,不論事故當事人是否有過錯及過錯程度如何;第二,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承擔責任。若事故損害超出了保險限額,其超出部份保險公司不予賠償,由交通事故當事人按法律規定的歸責原則進行分擔;第三,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制度之確立。此強制保險是指汽車所有人或使用人對汽車事故受害人應承擔的損賠責任為標的的責任保險,此為強制保險,凡機動車運行必須投保此強制責任保險(參見張新寶、魯柱華發表于2004年9月22日人民法院報的文章觀點)。按照專家理解,在訴訟法意義上,第七十六條賦予了受害人直接請求權,即受害人可以直接以保險公司為被告提起訴訟,主張損害賠償,且此項請求權為法定請求權,并獨立存在,保險人在限額內承擔無條件支付義務(參注同上)。

  關于商業三責險(全稱應當是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問題,我國保險法第六十五條進行了規定。該條第一款規定:“保險人對責任保險的被保險人給第三者造成的損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規定或者合同的約定,直接向該第三者賠償保險金”。第二款規定:“責任保險的被保險人給第三者造成損害,被保險人對第三者應負的賠償責任確定的,根據被保險人的請求,保險人應當直接向該第三者賠償保險金。被保險人怠于請求的,第三者有權就其應獲賠償部份直接向保險人請求賠償保險金”。該兩款規定通過比較,第一款表明在法律有相應規定或者保險合同有相應約定的情況下,保險人可以直接向第三者賠償保險金,但這僅是對保險人的授權性規定,并未從實質上為保險人設定相應之義務,因而并不能成為第三者請求法院將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的保險人確定為賠償主體的法律根據。而第二款規定則為保險人設定了特定情況下直接向第三者賠償保險金的義務。依此規定,第三者均可以向保險人請求直接賠償保險金。就法律關系而言,被保險人對第三者所負之債為侵權之債,而保險人對被保險人所負之債則為合同之債。保險人根據被保險人的請求應當直接向第三者賠償保險金,系基于被保險人對合同債權之轉讓,商業三責險保險人承擔賠償責任之基礎法律關系乃是合同關系而非其他關系(參見李剛強2011年4月18日在“法律友人的博客”上點評河南汝陽縣法院(2010)汝蔡民初字第14號民事判決的觀點)。

  2、本案中交強險與商業三責險并存情況下,發生交通事故的賠償主體及賠償順序之確定

  本案判決正是嚴格遵循了上列法律規定以及損害賠償基礎理論,準確把握了機動車交通事故強制保險與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的責任性質,緊密結合本案實際,準確確定了不同責任主體及其賠償順序與相應份額,成功審理并作出了判決。承辦本案的獨任審判法官系該院的助理審判員,初次獨任審理如此復雜的交通事故賠償案件,無論客觀掌握還是微觀處理,抑或裁判文書的制作(該裁判文書被評選為該院2013年第二批民商事優秀裁判文書),均恰到好處,且有“后生可畏”之感,實在難能可貴,對類似案件的審判具有指導與借鑒意義。

  交強險作為法定險、強制險,其具有明顯的公益性和社會保障性功能屬性,理所當然應當優先適用;而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屬于投保人為了避免高額的賠償風險而自愿投保的機動車險種,其目的在于替代被保險人自身的賠償責任,因而其適用順序當然應優先于侵權人賠償。因此,審判實踐中,應當由交強險保險人、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保險人、侵權人依次對第三者進行賠償,這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和保險法第六十五條規定之應有之義(參見前注李剛強點評河南汝陽縣法院民事判決)。本案中,裁判法官在裁判理由中依法闡明人民法院對該案的裁判觀點及其理由:原告方因本次交通事故產生的損失費用,應首先由被告財保北碚支公司在交強險限額內賠償,不足部分由BD3270號貨車的經營者凌洪全承擔50%的賠償責任,被掛靠人隆強汽運長壽分公司承擔連帶責任。該項賠償由被告財保北碚支公司根據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合同予以賠償,但因被保險車方負同等事故責任并違反安全裝載規定,應計算20%的免賠率,被告何家軍作為被告凌洪全的雇員,不承擔賠償責任。如此簡短的文字表述,將交強險與商業三責險并存狀態下交強險保險人,第三者責任商業險保險人以及侵權行為人各自的責任主體與責任順序,層次分明地展現出來,明確無誤。

  3、原告方先期起訴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經法院處理獲得的補償應否抵扣本案被告侵權責任之實證分析

  本案交通事故發生后,原告方先于本案對重慶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東北營運分公司提起訴訟,要求高速公路集團相關營運公司為其公路服務瑕疵承擔原告車輛造成的事故損失。2012年10月,重慶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東北營運分公司與原告方達成協議書,約定由重慶高速公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東北營運分公司向原告方支付賠償費用28萬元。這表明,原告的先期訴訟系基于原告與重慶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東北營運分公司之間的服務合同關系進行訴訟索賠的。按照重慶市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八次會議通過的《重慶市公路路政管理條例》“附錄”中對特定詞語所作的解釋,“高速公路:具有四個或四個以上車道,并設有中央分隔帶;全部立體交叉并具有完善的交通安全設施與管理設施、服務設施,全部控制出入,專供汽車高速行駛的公路”。但事實上,原告的歐藍德越野車按照上列條例第二十八條關于“車輛通過收費段,應當自覺繳納車輛通行費”完成交費并進入高速公路行駛后,即與高速公路管理單位形成服務合同關系,但原告的車輛卻在正常行駛中遭到來自渝BD3270號重型廂式貨車上掉落的貨物阻礙,不得已緊急避讓導致與隧道右側檢修道相撞,致越野車上乘人劉紅英死亡。因此,原告起訴理由既合法且合理,高速公路管理單位亦予認可,從而達成支付賠償費28萬元的協議書。很顯然,此次服務合同之訴與之后的侵權損害之訴已不屬于同一法律關系,本案判決在裁判理由闡明該28萬之賠償款“不能用于抵消被告應當承擔的侵權責任”,無疑是正確的。
來源:奉節法院
?
石家莊律師咨詢
手機網站
石家莊律師手機網站
福彩新快3玩法